Hiromi

20170929

    你循着声音望去。

    不远处,他和那只金毛犬正向你踱来。天气这些日子正转了凉,他身着一件白色连帽卫衣,一条黑色篮球裤,嘴角擒着一点淡淡的笑意,就连风儿都把他的短发拂得恰到好处。

    总之,在你看来,他一切都酷毙了。

    还没等得及他向你挥完手,那金毛就按捺不住撒欢儿地向你奔来。对了,奔过来时,它的舌头都在舞动。你不禁后退了一步。前些天还在叨念着不怕狗的你立马被打了脸。

    “过来。”他的声音澄澈而又低沉。不知何时已走到你身旁的他半蹲下来,宠溺地顺着狗狗的毛。你却在旁边看得心里满是妒忌,如果把当时你的表情画出来的话,你一定是满脸的黑线。他似是觉察到了略微的异样,别过头果然找到了你这个“祸首”。他缓缓站起身,迈至离你更近些的地方,一把揽过你的肩膀。

    “怎么,吃醋?”

    “······”

    “我不还是你的吗?”


评论(1)

热度(5)